其实你已经了解塔罗:五角星国王

塔罗牌教程

其实你已经了解塔罗:五角星国王

四张五角星的宫廷牌代表一个家庭:父亲、母亲、儿子和女儿。由于这个家庭的物质环境相当优渥,国王各为孩子存了一些钱。在他们十八岁、二十五岁,以及三十岁的时候,他分批给部分的继承物。
当这个侍卫张大时,他(或她)开始梦想着那些钱,梦想着当他可以得到那笔钱,它已经增加了多少。
在王牌当中,第一笔金钱已经交到骑士手上,他是一个个性认真的骑士,计划着要很明智的运用这笔钱,以确保他的投资可以有个稳固的回收。
在二当中,他已经决定好要如何处理他的钱了;不论是花掉或拿来进行投资。
在三当中,他投资了部分的钱来受教育,在某个专业领域当中受训。
在四当中,由于业务成长,他开始享受专业所带来的收入。
在五当中,他的生意继续扩展,而且量已经大到让他没有时间照顾自己。于是当他工作的时候,疲累及空虚感油然而生。
在六当中,他雇佣了一些员工,因而很有效率的买回他自己的时间。他现在经营这个企业投资。
在七当中,他开始思考着要达到真正的成功,他必须学习更多的人事管理与交易程序的知识,也在想该如何使自己的技巧变得更纯熟。
在八当中,他又回到学习状态当中了。他在现有的知识领域中又加了一些新事物,因此获得更大的成功。

而更重要的成功则在九当中实现了。他经历了伟大的成功,而且他深以自己的努力为傲。
在十当中,他坐在后面,而其他人则在工作。他的头发已变得灰白了,而他很满意在照料动物的时候,可以从一个很舒适的距离来观察它们,他已经变成五角星国王了,而皇后则在不远处,活血正在外面享受庭院之美。

另外一个五角星组牌的案例则是一个真实生活当中的例子。宝琳一直以来总想要有她自己的事业,所以当她被一家大型饭店裁员之后,决定在当地市场里租一个摊位。这是一个简陋的开始,她投资了几百块钱去买一些批发的玻璃器皿,同时还定了一个小小的服饰架来展示她首度尝试的缝制品。色彩鲜明、宽是简单的上衣和裙子,一个尺码适合所有人穿的作风。她在市场的第一天代表王牌。
才不到几个礼拜的时间,她面临了应该卖什么的抉择。对一个摊位而言,玻璃器皿和服饰并不是真正可以获利的组合,所以她面临了二,需要做一个有关长远方向的决定。

她决定继续卖服装,而且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熟悉新缝纫机。在三当中她正在学习交易技巧。这段其间她和另一个摊位的主人凯特合并了,而且一起生产了一系列的衬衫、洋装、裤子和裙子。
在四当中,她们在春夏的那几个月里异常忙碌,而且也赚进了好大一笔钱。当圣诞节快到时,她们每礼拜都比前一个礼拜多买进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股票。

在五当中,她们两人起了争执。她们都已精疲力尽,而且受够了花一整天的时间在学习剪裁,或使用缝纫机。她们的社交生活没什么好兴奋刺激的,而且在四当中那种享受赚钱的滋味,似乎已不再那么重要了。一直到有一个周六凯特几乎对所有潜在客户咆哮之后,宝琳终于和她一起坐下来,展开对话。

她们两个人都不快乐,但觉得她们的生意还是质的努力的,而且要是能够有多一点的时间留给自己的话,那该有多好。有时间到凯特窗外闪烁的蓝绿色海洋中游泳该多好,有时间和她们的伴侣在一起该多好,而更重要的事,把时间留给她们自己。她们了解到,要拥有如此的光阴,必须去买。她们决定雇佣一个人来为她们作某些事,如此买回她们自己的时间。
菲莉丝有一部缝纫机,它可以代工三分之一的时间。所以在六之中,她们在早上裁好样,然后把布料送到菲莉丝那里缝纫。那一年的夏天,她们又再度看到了海滩。

多出了这段额外的时间带给她们很大的乐趣,但是很快的她们的思想又转到了如何改善她们的营业及服饰的品质,并找到更好的不了。在七当中,她们正在计划这个行业的未来。
宝琳完成了一项有关中小企业管理的夜间课程,而凯特则和菲利丝在一起,研究如何确认哪些款式较易制成,以及成本比较低。同时她也知道
通常一个尺码并不能适合所有人,所以开始做许多不同的尺寸和样式。这是八。
她们的生意持续成长,而且有些服饰店业者也来找她们进货,这个机会十她们所乐于接受的。现在她们可以好好享受她们的收入、海滩,以及在初涉入这个行业时,所梦想的生活方式。她们正在享受九。
在她们的事业初具规模的时候,她们就要找更多像菲莉丝这样的女人,并雇佣及个人来剪布、缝纫,以及在衣服上钉纽扣,同时她们也利用时间来发展新市场。在十之中,说她们是工作者还不如说是协调者,而且有时候她们会抱怨说,对于做生意她们已经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
她们对于创造了一个有条理的组织体系感到满意,而她们的收入自然有办法应付这一切,她们已经到达了五角星皇后了。

回答有关钱的问题

布莱恩来找我,当时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他一筹莫展,不知该如何是好。
“事情真的是一件接着一件地来。”当他在洗牌的时候,他叹息道。在分析过程当中,他的故事逐渐显露出来而随着显露的过程,它似乎越来越像电影情节或者一部小说。
她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关于钱的。而且这个问题还有一段历史。当他四十七岁那年,父亲过世,留下一大笔钱给他。三个月后,赢了八万元,在两年内又从父亲所投资的产业中收到了二十三万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变成了百万富翁,而他想要为自己和孩子们确保一个稳固的未来。

在他还清了房屋贷款之后,他进行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旅行,并买了一部新车、一些珠宝和衣服。他觉得已经到了为剩下来的五十五万元找个投资管道,作为晚年收入的时候了。
他接触一位财务顾问,对方建议他投资一家设计和建筑购物中心的公司。这似乎是一项稳当的决定,所以就找顾问的建议去做,将剩下来的钱投进了那家公司。
现在,在他六十二岁之际,他多希望他当年钱不是这样花的。“如果当时我买了一部红色跑车,然后把它开到海里,我都会比今天这个样子好。”他愤怒的说。
原来是他的顾问没有告诉他,合约上规定要再继续提供资金,否则该案子就会失败,而原先投资的钱也拿不回来。
那个案子真的失败了,那家公司所承诺要执行的其他方案也兵败如山倒。结果投资者又被要求要付二千二百万元到这个案子中。
在一百三十六位投资者中,有一百二十人立刻宣布破产,留下一桩诉讼给剩下的十六名投资者。而布莱恩也就留下来处理整个事件。
“我想做的不过就是投资一些钱,让我老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而现在我却经常上法庭,几乎可以的一个法律学位了。我的问题是这样的:我会卖掉我的房子来偿付我的法律费用吗?”

“你怎么对付那个财务顾问呢?你有带他上法院吗?”我问道。
“没有,他已经因欺诈而被关起来了,而且我被告知,如果我要采取法律行动的话,我还得大排长龙哩。”
在对他的问题由若干了解之后,我决定将他分成三部分:
1、会在这场法律的挑战当中成功吗?
2、必须卖掉我的房子吗?
3、对于这件事情有没有其他更恰当的解决方案呢?

他选出了五张牌,是针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可能还要扶出去的一大笔金钱的数目:九万,十三万,十六万和二十二万。
在十六万的时候出现了正立的六,证实这是可能得付出的一笔钱。布莱恩叹着气并解释道:“我的法律顾问所开出来的数字也就差不多是十六万。”

金钱是我们大多数人极感兴趣的话题。而几乎在每一个分析过程当中,我都会被问到一个问题:“我的未来到底可以掌握住多少财富呢?”
这是一个实际的问题,并且应该要有一个答案。我并不会固执的认为,塔罗牌应该只能用来回答情感或精神上的问题,因为对物质方面的事情也可能包含精神的课题。
以我个人而言,我会拒绝回答“我会得到幸运吗?”或者“我会赢到一些钱吗?”这类的问题。不过你可以换个方式来陈诉问题,让你对结果有更多的掌握。比如说,“我应该如何来改善我的财务状况?”或“现在是什么在动摇我的财物呢?”

佐拉想要买一栋房子,而她和她丈夫已经在户头里存足了一笔钱。她是既兴奋又害怕。兴奋是因为有可能可以住在自己的家里了,而害怕的则是买房子有可能会变成一场灾难。
她已经看到一栋她喜欢的房子,但是售价超出她的最高预算三万元。所以她想知道这房子该不该买。牌建议她不要买,而在接下来的四个礼拜之内,她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另外五栋房子的详细情形。在电话里她一次比一次失望,因为她担心她的家可能会脱离她的掌握。
照常理来说,当一桩买卖所牵涉的金钱是如此庞大时,你应该避免情绪的介入,但是事实上可能正好相反。佐拉似乎迫不及待想把她的存款花掉,而且当拍卖会上所出售的房子价格高过她想付出的钱,她就会反映的像个小孩子。我相信她去超级市场买菜一定比她在找房子还用心。在类似这样的情况中,你对当事人所说的话要很清楚,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最后的决定还是他们自己要下的。你只能多提供一些讯息给他们,作为他们下决定的参考。

陈打算投资五万元到一项海外生意上,他来找我,而我可以从牌当中看出来,他很关心其中一位投资者。在四位投资者当中,有一个人牵涉到一总法律案件,那可能是他的贸易执照被注销,而影响到整个投资。
牌局暗示还有其他的选择,关于这点他自己也承认。它比起原先的计划,显然是个较好的投资,而我也把这点告诉他。
当我告诉安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她有可能会购买一栋房屋时,她甚至不想知道有关金钱任何的事情。她笑着向我解释说她仍单身,穷的一塌糊涂,而且还是向人家借钱来占卜的。我脑中突然浮现这栋房子的模样,并且看到了它的陈设,甚至墙壁的颜色。她还是笑着,而我则耸耸肩。一年後她又回来占卜,并且告诉我她如何买到她的第一栋房子。
“我上班的那家公司发现过去六年他们少付了我薪水,有一天他们给了我一只支票,我看了差点昏倒。我本来打算去度个长假,但是我朋友提醒我你上次占卜的结论,所以我改变注意。为了好玩,我们决定给它一个礼拜的机会。假设我们在一个礼拜之内都没有看到你所形容的房子,那么我就要去度假了。那是我们所看的第二栋房子。我的朋友莎朗在我们一打开屋门的时候就笑了,‘它带点金绿色调!’她模仿你的口气说。”

利用直觉来做分析

直觉简单的说就是“内在的教诲”,或内在的教训或知识。我们都有与生俱来的直觉,而且都有能力去利用它。怎么做呢?练习。我对直觉的看法就像运动员对肌肉的看法。你越使用它,它就越能得到发展。由于经常使用直觉,它就可以在你下决定时变成你的一项可靠的工具。
你该如何开始呢?就从倾听你内在的声音开始吧。它不会对着你的意识大声建议,,因为它是你内心一种寂静、微弱的声音。在平静和安静的情况下,你才能够清楚地听到你内在的声音。

每天花一点时间让自己完全沉静下来。清除掉心思当中的杂念和困惑,并确认不会受到干扰。如果你想要求得一个问题的答案,你可以利用这个时间问问你内在的自我,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是比较明智的。不要一下子问太多问题,因为这样只会使你的意识更加活跃,,而你就会和你的直觉失去联系了。在一次静坐当中问一个问题也就足够了。
你值得去问内在的自我,现在有没有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在问完问题之后,静静的等。让你内在的自我先对各种可能进行捡选,以便给你一个简单而清楚的答案。这答案可能会以一种感觉,一种意象或一个声音的形式来告诉你。它可能会在隔天晚上睡觉时,进入你的梦中来告诉你。直觉在不同人身上有不同的作用。并没有说哪一个方法比哪一个方法好,因为只要你可以得到一个清晰而正确的答案来解决你的问题,那么你就达成你的目的了。

我认识一名分析师,当她在描述一张牌的意义时,她总会把那张牌拿在手上,经由触觉去感觉那张牌在该副牌中的意义。这叫做“神秘力”。
神秘是一种透过触摸来分析出舱与物体中的能量的行为。它的理论是说当你触摸某件东西时,你会在那物体上留下少量的能量,而这种能量是可以被神秘力分析师所解读的,或被任何一个直觉比较强的人所解读。在某些例子当中,你甚至不需要去触摸该物体。例如,你的房子本身就带着曾经发生于其中事件的能量,以前所有住过的人的能量也会留下来。这个能量会随着时间而消退,还可藉由让房子通风,以及彻底的清扫墙壁、椅凳、窗户和地板,把它给清楚掉,用阿摩尼亚溶剂(喷雾式的阿摩尼亚在大多数的超级市场都买得到)则效果更好。

梦也可能是直觉很好的工具,虽然有时候它们很难被理解,但另外的时间里它们却又清晰的令人吃惊。
举个例子,我太太正在伦敦飞往雪梨的途上,她打算中途在旧金山多停留两天,到处逛一逛。那天晚上(在雪梨)我梦见她被两个男人绑走,并强暴了她,然举把她抛弃在一条路上。在挣扎当中她的一只鞋子掉了。在我的梦中,我清楚地看到这只鞋,包括它的颜色和款式。
隔天她打电话来说,她已经平安的到达了。她继续解释说,她遇到了一些人,而他们邀请她在晚上出去,不过她不能离开她的房间,因为左脚很严重的抽筋及疼痛,而且在一个小时之内就不能行走了。她只好早早就上床休息,而隔天早上醒来就已经完全康复了。
我把我的梦形容给她听之后,她喘了好大一口气。我所形容的那双鞋是她新买的,而且在我们谈话的当儿,她正穿着它们。或许她的脚抽筋是一种呵护的化身,因为它预防了一次丑陋事件的发生。

我记得在伦敦的一个下午,当时我觉得很无聊,也厌倦了替人算牌和看手相时。那个下午我的四名顾客得到了不同于以往我所做的分析形态。我决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管那听起来有多荒谬,我心里想,了不起只是算错而已。
我谈起一栋别墅前门周围的矮篱笆,一架轻型客机出了点小差错,有几封来自一个名叫罗尼的人的信件,南非某个小城镇正上演暴力冲突事件,一家航空公司不理会有关机上空服员缺少的问题,并且自言自语说为什么有些人去世的时候,人们要送他很多花。对于这些,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从牌上看得出来的,他们只是一些在同一时间跑进我脑袋里的想法,但是当我在会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觉得颇耐人寻味。由于我释放我的直觉,而结果竟叫人如此吃惊。
四个礼拜以后,人们开始到处找我。那四个人的朋友和认识的人都带着他们的故事来找我,那些故事证实那天我所说的许多事情。在一个月之内,一名女士参加了她朋友的丧礼,丧礼的整个房间充满各式各样的花。另一个朋友印证的是,他买了一栋新房子,其前门正是围绕着小型篱笆。
经过这件事之后,我决定我要经常尝试去找到可以说出我所想或所感觉之事物的方法。我通常会以这样的句子作为开始“或许我不应该这么说,因为我找不到支持它的理由,但是……”说到这里,我的当事人通常就会要求我不论如何把它说出来。

在分析过程里面,如果对于某张特别的牌有感觉到某种特殊意义的话,让你的感觉说话吧,因为这是发展直觉最理所当然的方法。下次你的直觉就会给你更多的讯息来作为回应,而最后,当你在分析时,或许你就可以眼睛瞪着墙壁,而不必一直盯着牌找寻意义了。
分析塔罗牌位必要有很强的直觉,因为这套系统本身已经够清晰,可以给出充分细节。不过,直觉强是一项很有价值的资产,因为直觉在加上你对那些牌的特殊理解,可以确保你的分析由某种程度的准确性。在分析过程当中,你的直觉可提供某些额外的细节,而当你的直觉无效时,你对塔罗牌的合理的理解则依然是相当珍贵的。那些光靠直觉来分析塔罗牌的人,在直觉不准的时候,可能把事情搞的一团糟。以前在我旁边工作的一位分析师,在一个晚上承认道:“真高兴今天结束了,我讲了整整一天的废话,像在今天这种情形的日子里,我就是会太情绪化,而无法做适当的分析。”

超距离洞察力(直觉的一种形式)在你想要一个简单的答案时,可能有很大的帮助。不过,请记住,你利用超距离洞察发现的东西,通常透过直接的塔罗牌分析时中也可以看得到,假设这个问题的用字遣词够审慎的话。你在问话时的用字遣词可能使结果迥然不同。然而超距离洞察力可以协助你,威利先生的故事就是一个例子。

一个穿着晚礼服,上气不接下气的男人,刚骑了四十公里的脚踏车来到我家前门,脚踏车上还载着许多水管。当她把那辆黑色脚踏车停在我的起居室时,威利先生就开始自我介绍,然后解开哪些生锈的水管,说这些东西来自英格兰海边怀特岛上的一个房子。
“我把退休后的时间都用来找寻二次大战期间失踪的一些飞机。我要找的有五架,但由于受到两位来自康沃尔郡伙伴的帮忙,我已经找到其中两架。好吧,至少是两部残骸吧。有一位名叫玛丽的女士在战争期间看到了另一架飞机掉落在英格兰中部,当时她只有七岁。我找到她的地址,但是她却搬至别的地方去了。”

这已经开始像是蒙堤皮松(Monty Python)电影里的情节了,当我正努力的想着该如何让他离开时候,他又继续说了。
“这些水管是从那个名叫玛丽的女人最后所住的房子当中找到的。那房子已经坏的差不多了。作为一个有超距离洞察力的人,我想你或许能从这些水管当中找到些蛛丝马迹,来帮我追踪她,让我找到她的新家。”
“这个人真是太离谱了。”当我要伸手去拿那些水管时,心里想着。而在我触摸到它们时,各种意象如潮水般涌入我脑海中。一栋大宅第旁边有着马厩,一个以圆石缀饰的中庭,及一个高耸的砖石墙围绕着房子,一条狭道通往小镇,道路两旁则有绿树参天。
我继续分析,向他形容房子的基本位置,我看到玛丽就住在那个房子里面。他满意的离开了,而且在两周后来电告诉他已经找到那房子了,但玛丽又搬走了。这次他有了新的地址,很快就可以找到她,问她有关飞机的事情。

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六十七岁的威利先生,穿着他的礼服,在怀特岛上骑着脚踏车到处跑:一段历史,追寻一段历史。

大阿尔克纳牌
塔罗牌的二十二长大阿尔克纳牌所描述的时有关有形事件背后的精神原因,或在所经历过的事件中应学习的教训。例如,你最近这三桩生意之所以失败的原因;为什么你对那些不付出感情的伴侣特别有吸引力;你皮肤过敏、偏头痛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这些是威力很强的牌,而且如果你在“七张牌的牌形”当中发现了四张或四张以上的大牌,那么你就可以在进行分析之前,于每张大牌上各加一张牌,来强化分析的准确度。在相当罕见的案例中,我曾发现摊在桌面的七张牌有六张大牌,而我总是要求顾客再选六张牌,以进行精确的分析。

七张牌里有六张是在详述原因,而事件本身却鲜少被谈及,这将使分析本身带有神秘论的色彩,或高度精神性。当然,如果你或你的当事人对这种形态的分析,能保持接受的态度也是不错的,不过对于一般人而言,神秘论的分析可能会带来混淆。遇到上述的情形,再外加六张牌就可以让我较具体地告诉我的当事人,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不是只告诉他事件的精神原因。
大阿尔克纳牌是在告诉你,事情为什么(why)会发生,而小阿尔克纳则告诉你会发生什么事(what)。在进行一个整体的分析时,两者均不可偏废。

当摊牌之后有一半以上的牌是大牌时,要求你的顾客在每一张大牌上各加一张牌是个不错的主意。
如果你的顾客选出四张额外的牌,而其中又有一张主牌的话,那么在分析当中,自应将它的含义列入解读。偶尔你会碰到当事人,在他额外选出的四张牌里面,有三、四张牌都是主牌。假设碰到这样的案例,恐怕你就别无选择的要进行一个高度的精神性解读。因为既然你的当事人选择了这样的牌,或许他早有心理准备要听你说这些了。

塔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