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已经了解塔罗:塔罗牌如何帮助你?

塔罗牌教程

其实你已经了解塔罗:塔罗牌如何帮助你?

 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我将不会忘记她的容貌。她那双浅蓝色的眼睛,热切的搜寻着答案,在火红般头发衬托下,分外明亮。她坐了下来,好像几个礼拜以来都不曾看到过椅子。在她的脸上,有股促使她的生命往前走的坚毅力量。她只提出一个问题:

 “我的丈夫因为武装抢劫被逮捕了,现在被拘留,等候听证会,他会不会被判处超过两年?”

这是我当天塔罗牌解读的一个重要问题。她所选的牌,说明了她丈夫的共犯以及重点描述他以前在监狱服刑的情况。摊开在我面前的纸牌显示,她的丈夫的确会因参与抢劫而被判处两年以上的监禁。我告诉她纸牌的预示。我伸出手握住她时,她并不畏惧。但我注意到她的脸上已没有她刚坐下时的那股生命气息。在二十分钟的解读过程中,她好像老了五岁。在她离去之前,我问她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她丈夫?

“不会,他不相信塔罗牌。”

这句话让我强烈感受到,那些嘲笑和恐惧塔罗牌的人,经常就是那些会在傍晚和朋友一起玩扑克牌的人。如果他们知道扑克牌的起源,也许他们会改变对扑克牌的态度。扑克牌出自塔罗牌,它的鬼牌(Joker)仍保留塔罗牌里的愚人(fool)的形式。

塔罗牌不只是一副纸牌,更是一本生命的书。生命呈现给我们无限的可能性,然而我们去经常因为习惯、害怕改变,或是日常规范而限制自己。

塔罗牌不只是可以预测未来,它还有其它的作用。塔罗牌可以强调出事件的精神上的缘由,并指出面对眼前的挑战,我们所要学习的课题。塔罗牌可以帮助我们决定最合适的行动方针,包括什么时候该前进、什么时候该等候,或什么时候该寻求另一方向。

一九九一年,在六个月的休假当中,我花了五个礼拜的时间在伦敦找寻一部我所需要的完美车子。我急切的查询报纸,打了学多电话,也几乎试了所有的厂牌和车款。我偏执的谈话使亲近的朋友全都发狂了。当碰到刚认识的人,我的第一个问题总是问:你开哪一款车?日落后,我的朋友终于禁止我再谈论车子,这样他们才得以享受晚上的活动。

每一次我问塔罗牌我所试开的这部车是否正适合我,他们总是回答:不是。我应该继续等待。但我并没有好好的等,我忽视他们的建议而不断的找寻我的车。一开始我的预算是一千五百英镑,但随着时间过去,我花掉的钱很快得使我的预算从一千二百英镑变成八百五十英镑,然后是五百英镑。而纸牌仍然叫我等待,我依然不与理会。虽然我知道所有的厂牌与车款,但离拥有一部车仍然遥远。

我再也不能忍受。我问纸牌究竟我想找的是一部什么样的车。它们回答:红色的车。总算有点帮助!现在每一部再我跟前的红色车都好像在呼喊着我的名字。

一个下着雨的礼拜三,我坐在屋里读地方报,试着说服自己不要急切的去看二手车广告。我又问一次牌,差点儿昏倒,它们回答:“是,现在正是买车的恰当时间。”

我非常小心的看分类广告,然后打电话给两位车主,仅两部车在我二百五十英镑的预算内。第一部车已经卖掉了,而第二部车是银色,不是红色。

我不在乎,我自己会给这部烂车上漆。我轻哼着。

我问了牌看这车是就是给我的,它们清楚的回答:不是。我厌恶的扔掉报纸去散步,回家时心情好一些。我改了措辞,以不同的问题问牌,给我的这部完美的车是否刊载在今天的地方报?回答是明确的:是。我总算有些进展。

再一次翻遍报纸,我又找到两个机会。我打第一通电话没人接听,第二通电话是一个女人接听的,她说车子是她儿子的。没错,正是红色。

 “我说它是红色其实有点夸大,”她接着说,“老实说,它的确曾是红色的,不过烤漆都褪色了,最多只能说粉笔红的颜色。要求售价是二百七十五英镑。”在简短的测试驾驶之后,我们同意以二百五十英镑成交。

“烤漆有一些褪色。”我告诉一个朋友,在她第一次看到这部车之前。

“你说烤漆有一些褪色是什么意思?如果有人可以在天黑之前,在这车上找出一块褪色的烤漆,我将给他一个奖赏。”她大笑着说。

我从这次学到一个经验,如果你问了塔罗牌问题,最好是照着它给你的讯息行动。我经常忽视塔罗牌所给予的建议,结果总是后悔自己的盲动。塔罗牌并不是替代自由意志力,相反的,它能够给与我们更多的讯息作为决策的基础。不过,这儿有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是塔罗牌?

塔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