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已经了解塔罗:切一张牌的算法

塔罗牌教程

其实你已经了解塔罗:切一张牌的算法

要求问卜者洗牌,把一些牌倒转过来,直到他们洗到满意为止。接着他们应该把这副牌面朝下放在桌面上。请他们闭上眼睛,以随机的方式切牌,此时要集中心思于他们的问题或状况上,然后把他所切的那一牌落侧翻过来。面朝上,以展示所切到的那张牌。
有一点很重要,即这项技术应限于只问两或三个问题,否则你就得回答一长串空洞或不相关的问题。有一天,有个朋友缠着我,用这种方式一连问了我十九个问题。他终于完全的混淆了,直到我建议他第二十个问题应该问:“你能正确的回答我的问题吗?”结果答案是“不能”。他不理会这一点,结果接下来的三个问题,他切到的都是空白牌。

塔罗牌可不是一个游戏。如果你要以这种方式对待它,你大可买一些游戏用的牌,它们的价钱较便宜,游戏规则也较易学习。你也应该尽量避免耍诡计,问一些你自己可以轻易回答的问题。
有天早晨一名室友冲进我办公室,手上拿着我的牌(我的办公室就设在家里)。
“正立的宝剑骑士代表什么意思呢?”
“你的问题是什么?”
“我会搭上早晨八点二十四分的巴士吗?”
“快跑啊,你这个白痴,”我叫着:“巴士站牌离这里只有九十秒的距离。”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可以改变任何被预言的事情。记住这点是相当重要的,并请在为你的当事人做分析时,提醒他们这件事情。
一开始你可能不太确定放在桌面上每张牌的意义。联系就会改善这情形,因为你分析的越多,你的直觉就会越进步,直到有一天你将发现你已经可以清清楚楚的谈个五到十分钟,而不必往下瞄前面的牌了。
顾客或朋友希望你很精确。他们通常会忽略掉你附加于每张牌上的额外意义,只会记住那些相关的意义。选择那些你感觉或认为最适合那特定分析的意义,这样你就可以避免谈到声音嘶哑,或看到他们打瞌睡。

联系,联系以及更多的联系,会帮助你了解这些牌。在你做过二十五次分析以后,你就会熟悉你所选择的牌型;做过四十次分析之后,你就不必在参考本书,牌自然队你会产生意义,五十次分析之后,大家都知道你会做塔罗牌分析,朋友的朋友自然会打电话来请你帮他们分析。
为朋友做分析通常是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为什么?你的朋友并不习惯你作为一个塔罗牌分析师的角色,而且他们通常会向你提出挑战,表现不耐烦的样子,眼睛望窗外看、电话铃响时就接听,或就在你进入最精彩的分析时他跑去看婴儿。我定了一个规矩,绝不提任何人在家中作分析,即使他们是付费的。因为一定会有微波炉、婴儿的哭闹声,或邻居老爸带着他们走开的事情发生。在这种经常受到干扰的环境中,这种平庸的分析,是无法增进你的名声的。

尽量将时间维持在指定的时间内也是个好主意,如果你告诉某些人,你要花四十五分钟进行分析,那么就不要给他九十分钟。我最长的一次塔罗分析进行了三小时又十五分钟,而我并不确定那会比我现在所做的五十分钟分析要好。事实上,那或许是由于我当时缺乏果断,而非迷惑。这个人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而我就是没办法教自己说出“够了”。
我有一位同事在处理那种问不完问题的顾客时,会说:“哦,亲爱的,现在我已经没有灵感。今天我没有办法位你看出别的东西了。如果你还有任何问题,你得改天在过来了。”这招每次都奏效。
在某些时候,这些牌可能会是你直觉的发射器,可能你会发现自己对于人、情况以及时间,都能描述的一清二楚,而那些东西却不尽然是来自你眼前这些牌。

直觉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产生,有的人需要很多时间来感觉每张牌的意义。我所认识的一名分析师,当她要向她的顾客解牌时,她会触摸每一张牌,甚至拿起这些牌,以得到更深刻的理解来做分析。有些分析师在分析之前会安静地坐着,以便将他们自己的感觉和心思暂搁一旁,这有助于他们做出更精确的分析。另外有人会暂时停止思考,张大他们的嘴巴,以听进牌所传出的每一个讯息。
如果你所面对的牌让你感到疑惑的话,把那些疑惑和你的顾客联系在一起。有时候我会对顾客说:“这里我搞不清楚了。有些牌告诉我你正经历着重大的改变,而其它的牌又说你不动如山。在哪些方面个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呢?”通常问卜者会很清楚你在说什么,你可以打开一条沟通的管道,包括口语和心灵上的。

塔罗牌